阿媽有一雙厚實長繭的雙手,這雙手在廚房為我們張羅年糕、鴨賞、賣、春捲、魚丸.......;這雙手在菜園裡除草、抓蟲、掘土、水,常年的勞動,因此這雙手總顯得粗糙。

 

阿媽的雙手,不怕燙,也不怕斬雞肉!

看著他毫不猶豫的下刀,手指頭就在砧板旁邊,一點都不怕被剁到!

 

我說:阿媽,哩愛注意,謀斬到手!

阿媽豪邁的說:有殺瞇吼驚!(有什麼好怕)

接著又是一陣快刀,如庖丁解牛般,僅一會兒功夫,雞肉便完美擺盤上桌!

 

阿媽的手不怕燙,鍋子裡用滾水燙紅菜時
阿媽說:這都西愛滾齁透加齁家!(這就是要滾到軟爛才好吃)


阿媽一邊剁雞肉一邊要我用手去折折看紅菜是否熟透了!

我拿起一小片紅菜就被燙的雞雞叫!還沒用的大喊「勁燒!」

阿媽竟然可以徒手抓起一小把滾燙的紅菜,往手掌擺,大力一折不喊燙!

實在超勇猛!

 

掀鍋蓋時我拿一塊布當作隔熱手套,想去掀那全鐵製的鍋蓋,沒想到阿媽動作比我還快,用他的鐵沙掌一掀,完全不用隔熱手套,直接將整鍋湯端上桌。

 

阿媽的手很厚實又溫暖,看著他為我們忙進忙出的背影,總覺得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。(我想我懂朱自清先生看見他爸穿長袍馬掛,提著滿籃的橘子到車站來送他的那場內心戲!) 

阿媽的這雙手真萬能,一會兒是廚師的雙手,一會兒又是牽我的雙手。

 

 

Ps:今天阿媽說想吃我的大餅,我說等一下我去郭元益買給你。老古早堂叔叔說我這麼大(老)了還沒有對象,叫我去路上隨便找一個阿三仔結婚,不然也逢年過節租一個男朋友回來騙一騙他們!

 

回阿媽家真是可怕,根本就逼婚陣線聯盟,結婚的人會被逼哪時候要生孩子;生完孩子的會被逼哪時候要生第二個,噗!


老家的親戚真的很可愛!看到我就一直塞東西給我吃,今天去四叔公那開講,嬸嬸一邊挑米還不忘泡茶拿麻薯給我吃,好像我還是小孩子似的。

能這樣平平淡淡的和親朋好友坐在「町阿腳」聊天,也是一種幸福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yefly 的頭像
fayefly

我用心情寫下日記

faye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