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家的妻子和情婦們
◎張芬齡

T先生是全台知名的暢銷小說家,他那描摹女體、書寫情欲的作品深受都會女子的喜愛。在簽書會的會場上,在廣播電台的大廳外,在任教的文學院迴廊上,他被文藝女青年團團圍住。幾個比較熱情的讀者跟蹤他到了家門口,他請她們進到院子,進到客廳,進到書房,最後她們都爬上了他的床,其中一個成為他的妻子,另外幾個成了他的情婦。她們天真地以為自己會是他下一篇浪漫故事的主角,然而她們的等待終究還是落空了。她們埋首書中搜尋蛛絲馬跡,卻怎麼也找不到自己完整的身影。她們發現自己在他的筆下被支解,被扭曲、變形,被重組成陌生的面貌,一如畢卡索畫筆下的女人群像。

在某篇作品裡,妻子找到了他寫給她的婚姻誓詞,情婦A找到了她哭鬧時摔破的酒杯,情婦B找到了她在溫泉旅店獻出的初夜,情婦C找到了盛開於她下腹的薔薇刺青;在另一篇作品裡,妻子找到了她歇斯底里的咆哮,情婦D找到了她那帶有茉莉花香的沐浴乳氣味,情婦E找到了她留在他胸口和手臂上的抓痕,情婦F找到了她在墮胎手術台上流下的眼淚。她們各自在不同的章節找到了支離破碎、難以辨認的愛情殘骸,然後自行拼湊出愛情的面貌,努力測量愛情的深度與重量。她們把這樣的追尋當成神聖的修行,相信終有一天得以窺見小說家內心的愛情全貌,並且虔誠地祈禱自己終能修成正果,成為他唯一的靈感來源。

在夜裡,小說家的妻子時睡時醒,她渴望知道自己在他夢境的一角是否仍占有一席之地。在做愛時,小說家的情婦們不再閉上眼睛,不再關上床頭檯燈,她們想在他射精的剎那,精準地捕捉他的神情,清楚地聽見他呢喃的話語,以做為日後在字裡行間尋找自己影像的有力依據或佐證。在這場無止盡的耐力競賽中,小說家的妻子和情婦們各懷鬼胎、捕風捉影、穿鑿附會、自欺欺人、顧影自憐地刻意曲解小說的人物、情節和主題。她們不斷地流失自我,再也無法享受閱讀的感動和喜悅。

後來,每隔一段時日就有新的參賽者加入,她們覺得疲累不堪,於是紛紛退出這場勝算渺茫的競逐,決定反守為攻,用文字對小說家進行報復。她們把鬱積多時的情感糾葛寫成了一篇篇故事;她們要向小說家索回逝去的青春,以及被踐踏的尊嚴。

她們把作品寄給全台各大報,卻屢遭退稿。妻子的散文被報紙副刊以毫無新意可言遭到退稿,情婦D的短篇小說在即將停刊的雜誌刊登,獲得稿酬1500元,情婦F的詩作出現在地方小報的左下角,稿酬300元,而T先生新近出版的《戀曲2007》在全台各大書店銷售排行榜上居高不下。小說家的妻子和情婦們終於明白:她們多年付出的愛情原來如此廉價!●


---
恩...

看完後的感想

要認清對象....

以免自己的愛情變得如此廉價...

faye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