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角色介紹(這是個格局很大的夢,必須先介紹一下角色,好讓你們進入狀況)

1.      除小煩:扮演試圖扭轉過去的角色及戲外看電影的人

2.      我爸:一個穿著歐洲啟蒙時代市井小民衣服的中年人,(其實長的跟我爸不像,但是他在夢裡是我爸)故事和他環環相扣

3.      阮經天:飾演我在夢中喜歡的人,根本就是阮經天(是因為我ㄧ直看到命中注定我愛妳的預告,才害我夢到他嗎?)

4.      舒淳,阿敏耶,文利,慧玲姐:在戲外和我ㄧ起看電影的人

5.      賣豬肉的女人:據說就是殺人魔,長的很像悲慘世界裡面的旅館老闆娘,身材豐勻,說話粗魯海派。

6.      小學的學生及老師

7.      蓉蓉和詩婷姊姊:想到高雄的人(奇怪的角色設定)

8.  外國女孩:我在歐洲的朋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前言:

這是一個格局很大的夢,如果我不趕快寫下來,一定馬上就忘記了!這個夢很千迴百轉,也很高潮迭起,只能用精彩和驚悚來形容,希望我敘述的很好,能讓你們看的懂!

 

故事場景:

1. 看似18世紀的歐洲

2. 21世紀的台灣羅東小鎮

3. 學校,有大學也有小學

 

  故事的一開始,我在歐洲一間充滿18世紀後期帶有浪漫主義風格的房間裡,裝潢似乎有點巴洛克,但卻又恰到好處,不過份的鋪張,使這間房間帶有一種優雅浪漫的風格。

 

  我在這間房間裡收著行李,正準備趕回台灣,因為我知道,我將有機會解救我的父親,以及我喜歡的那個人。在夢裡,我的父親及喜歡的人,被殺人魔以極其可怕的手法殺害,殺人魔將他們的腦袋一塊塊的切下,並且吸食他們的腦漿。夢裡,我目睹了這一切,因為極度悲傷,我來到了歐洲,藉著工作,淡忘這一切。突然,有個聲音告訴我,回台灣,你將有機會扭轉過去,改變未來,這個聲音是天使的聲音吧!我當時這樣的想。

  

  我倉卒的收著行李,身邊有個外國女孩一直勸我不要試著扭轉過去的歷史,試圖改變,將會有厄運降臨。我不聽外國女孩的勸告拿著我的行李,以及所有的財產,慌忙的推開大門,匆忙的留下一句:你放心,我會平安,像一陣旋風,就這樣離開了歐洲。

 

  場景很快換到了台灣東北角的羅東小鎮,我下了火車來到羅東最繁榮的夜市,街上的人們以及商店的擺設,和天候,都和案發當時的傍晚,如出一轍,我看著街道上的人來人往,不知道我該往哪去,似乎從案發那天開始,我就無家可回了。

 

  在擁擠的人群中,我找到一抹熟悉的身影,那穿著歐洲市井小民衣著的中年男子,和街道的人群是多麼的格格不入,特別的顯眼,當然,我也一眼就認出了那是我的父親(和松勇爸長的完全不像的人,別誤會),那個早在之前,就被慘忍手法殺害的父親。我知道,此刻我來到了過去,我將有機會扭轉命運,改變未來,讓故事停留在幸福美滿的日子。

 

  我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和澎湃,忍住淚水,踏著沉穩的步伐,直挺挺的朝著他走去,我溫柔的喊了一聲爸爸,父親很驚訝會在此時此刻遇見我,我們邊走邊聊,我告訴他,我去了歐洲一趟,我希望父親也能夠到歐洲,其實我心底是希望,他在事發之前,能夠逃離這個隱匿著殺人魔的城市,躲避被殺害的危機。

 

  走著走著,我們經過一個花店,花店旁邊的騎樓,有路人在吵架,正當我在猶豫是否要去勸架的同時,我發現了那位殺人魔,他的眼光似乎在追捕什麼獵物似的,殺人魔穿著中古歐洲的衣服,束腰掩飾不住她發胖的軀體,誇張的淡湖水綠澎裙,以及臉上一個個凸起的肉瘤,讓他顯得不協調又面目猙獰。

 

  他的眼光直挺挺的向著前看,我很清楚,他就是殺人魔,因為這個肯定的想法,使他身邊的人在我眼中都顯的黯然失色,我注視的她的同時,也一邊把父親藏在我身後,等他走過這個街角,我立刻轉身,將身上所有的財產(大概有十四萬歐元吧!記的超清楚的),塞入我爸手中,要他趕快躲起來,也不可以回家,我邊走邊推著他前進,要他到歐洲,我之後會去找他。父親不懂為什麼我這麼急著趕他走,我們來到一個下水道,我要父親先躲在這,等天亮,立刻出發到歐洲!在夢裡,我們可以透過水的聲音,來傳達我們的訊息(超酷炫的)

 

  我離開了下水道,因為我知道我還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作,我來到過去我曾就讀的大學(不是花師,是一個很有氣質,很優雅的學校)。在大禮堂前,我頓了一下,我知道裡面正在舉行著畢業舞會,也會有著我熟悉的朋友及情人。在學校,我們的交往似乎是不能公開的秘密,平常我和他(喜歡的人)不會在公開場合一起出席,更不會並肩走在校園,私底下,我們卻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我知道,今天也一樣,我們會維持著客套的表面關係,禮貌的打個招呼,再各自和自己的朋友群相聚。

  一走進禮堂,我就找到他了─ 一個長的很像阮經天的男子,他似乎也發現了我的到來,簡單的微笑和點頭,我們各自走向自己的朋友圈,和往常一樣與朋友交談。其實我的眼光始終離不開他,總是若有似無的望向他所在的方位,因為我知道,今晚,就是案發當時最淒涼的一晚,我必須更加的小心,保護我所愛的人。一個閃神,我失去了他的方向,我不能慌張,迅速瀏覽整個會場,眼光再次捕捉到他的身影,我真的鬆了一口氣。舉起一杯雞尾酒,放在臉頰和嘴唇之間,掩飾我心中的緊張和不安。

 

  整個夜晚,我小心的注視著他以及其他可疑的人物,就像詹姆士龐德,那麼的冷靜機警,但百密終有一疏,阮經天不知何時走到了國際會議廳,我只聽到國際會議廳一陣嘩然,我迅速的放下手中的酒杯以及身旁的友人,衝到國際會議廳,看到他失去原有的風采,臥倒在會議廳的紅地毯上,身邊圍了一群擔心受怕的人,我擠向前去,不顧一切的擁抱他,用我的額頭頂住他的額頭,這才發現,原來他的身體是這麼的冰冷,我要他振作,撐下去,因為我知道是誰搞的鬼,我知道這個殺人魔已經開始行動!

 

  不知道怎麼跟在場的人解釋這一切,希望他們能夠24小時守護著他,預防可疑人士的接近。殺人魔已開始行動,代表我的父親也將面臨到危險,我必須知道我父親現在是否安全,身在何處,我來到圍牆旁的水龍頭邊,打開水龍頭,我壓低聲音詢問父親現在身在何方,我已失去了理智,告訴父親我所有詭異行徑的來由,告訴他即將發生的一切,而我是來扭轉他命運的女兒,希望他趕快逃離,並且遠離那位殺人魔女,我的緊張和父親的漠然態度,形成強烈對比,我慌張的要父親相信這一切,並且告訴他殺人魔已經來到大學禮堂,阮經天已經受到第一波攻擊,父親的聲音,似乎越來越近,好像就從隔著圍牆的禮堂中傳過來似的,我聽到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訕笑聲,並且向我說著:你確定殺人魔是市場賣豬肉的那位女人嗎?不對勁,這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對勁。我打從心底的發毛,抖著手回想起從開始到現在的這一切。

 

  場景靜止在昏暗的禮堂圍牆邊,隨著螢幕的切換,光碟機的開啟及退片,我才發現,我正在辦公室和大家一起看電影,而電影的主角,竟然是我自己。在第二片光碟放進去前,我說出我心底的感受,我依著直覺,發現,真正的殺人魔是那披著我父親臉皮及外貌身形的人,而我的父親,早在先前(我去歐洲前)就已被殺害,除了腦漿被喝盡,就連臉皮也被重新作成一副皮囊,套在殺人魔的身上,作為掩飾的手法,時間從未到轉,而我的父親也從未復活,整個故事,並不是一個扭轉命運的故事,而是殺人魔連續殺人的續集,一開始的聲音,是撒旦的聲音,並非我所想的天使的聲音,撒旦用他偽裝的聲音,引領我走向死亡的另一端!

 

  我知道的太多了,勢必成為下一波殺人魔攻擊的目標!

 

  中場休息時間,我的情緒很複雜,不願再看下去,不願我的父親真的被殺害,也不願我解救不了他們,更不願殺人魔披著父親的外貌,作盡一切兇殘至極的事情。

 

  都怪我太先入為主,一開始的中年婦女,只是市場中賣豬肉的普通民婦,而我卻先入為主,認定他就是之前那個殺人魔(因為夢境一開始的殺人魔,在我夢的回憶裡長的就是賣豬肉的婦女樣,可能也被換了皮囊吧!),卻不知道時間從來沒有靜止,我也無法扭轉命運,這其實是殺人魔連續殺人的續曲。

 

  辦公室的大家,冷靜的聽完這一切的陳述,阿敏耶和舒淳早已看過整部片子,證實了我的推論,慧玲姐則希望我不要暴雷,第二片已隨著文利的手放入電腦中,電影再次開演,而我又被吸回電影中,再次扮演我未謝幕的角色!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續

faye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