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再度回到故事場景中,在圍牆邊,我知道我不能讓這個披著父親外貌的狼,發現我知道他的存在,以及他一切的心機。現在的我必須利用這段時間,揪出證據,而我也處在一個危險的環境中,必須逃到一個殺人魔找不到我的地方。

 

  殺人魔迫切想知道我現在在哪,我安撫著他,要他不要擔心,照著原訂計畫逃到國外草草結束這場諜對諜的對話,關上水龍頭,結束和他所有一切的聯繫。

 

  目前的我,身無分文,說多落魄就有多落魄,我再度回到小學擔任代課老師,上課鐘響之前,我望著操場上的兩棵大樹,這兩棵大樹,枝葉茂密的像遠處的山脈,似乎可以躲藏著人在裡頭似的。我望著它們,不禁想著,不知道我是否有機會再看到這兩棵茂密的大樹呢?

 

  上課鐘聲響起,我提起精神,和學生們問聲好,精神抖擻的開啟這堂課,約莫過了十五分鐘,我聽到走廊的盡頭傳來熟悉的聲音,我知道不對勁了,殺人魔藉著我父親的外表和聲音,大搖大擺的朝著我所在教室的方向前進,一邊還喊著,小煩快出來,我找你好久了,別讓爸爸擔心。在學校我真是無處可藏,但我顧不了一切,和班導說必須請假請他代理,就匆忙朝著大樹的那頭跑去,爬上樹頭,我躲在枝葉和枝葉間,逃過了一劫!

 

  等殺人魔走遠,我迫切的想離開這個城市,等待的客運的途中,我遇上了我的表姐妹詩婷及蓉蓉,他們也很訝異會在此地遇見我,我試著想解釋目前的狀況,但其實無法讓他們立刻了解,因此我決定和他們一起前往他們所要去的都市-(好像是高雄,這夢也太清楚了吧!是因為蓉蓉男友是高雄人,所以才要帶我去高雄嗎?),等了好久的客運,始終等不到我們要的班次,我們決定搭上前往宜蘭的客運,先離開羅東這個小鎮,(明明宜蘭和羅東就很近,不知道搭上去有什麼用),此刻,七點十分,我的手機鈴聲響起,代表我的夢也被打斷,夢境停留在這裡,留下一堆充滿疑問的問號?

 

殺人魔最後到哪去了?有遭到報應嗎?

我是否可以英勇的解救大家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?

阮經天又是怎麼一回事?

 

是否這個故事在告訴我,不要被表面的假象所騙?

最令我顫慄的就是,本來我誤以為是可憐角色的父親,搖身一變成為令人髮指的殺人魔。

最令我感受深刻的是,自以為可扭轉命運的我,卻走上另一條不歸路,事實上我一直是被撒旦擺佈的棋子,或許在最後會將自己推入死亡的邊緣!

  我想撒旦是設下了一個陷阱,讓我自以為回到過去,改變命運,事實上我卻一步步走入他的陷阱....就像鬼來電的第一集,大家以為故事結束了,沒想到卻是另一場報復的開始......

 

這是我繼去年的黃令旗追殺令後,最新一波結構完整,驚悚精采的惡夢強檔,感謝您的愛戴,希望我以後的夢境都是美好又不疲累的!

 

今天早上起床覺得跟昨晚沒睡覺一樣累呢!

faye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